能 同 途 偶 遇 在 这 指 尖
 
我 多 么 幸 运

别瞎猜了,你其实并不懂我

1

 

她是我最早的玩伴,年少的密友。

 

十几岁的年纪,我们趴在桌上听歌猜曲,聊心仪的男孩,碎碎念着昨晚的电影;她左手捧奶茶右手搭我肩,跳跳糖在嘴里噼里啪啦。

 

六月的清晨、七月的月夜、八月的傍晚。

 

一起交过心换过帖拜过把子;一起吐槽数学课,迟到过也罚站过;一起跑遍杭城的大街小巷,看电影、说胡话、淋雨或发呆。

 

但女孩们的友谊,都想过千百次绝交。

 

后来我换了新同桌,平时上课唠嗑抄作业,对她有些冷落。因为在气头上,她话越来越少,放学后也自顾自走。

 

我俩都是犟脾气,就算闹别扭,也拉不下脸。

 

既怕坦露自己的感受,又盼着对方开口言和;既想打破眼前的窘局,又怕被冷嘲或热讽。

 

就这样,疏远换疏远,不知怎么就淡了。

 

关于她的记忆,成为压在抽屉最底部的小纸条,和泛着黑黄起着毛边的大头贴。

 

“来年陌生的,是昨日最亲的某某。”

 

别瞎猜了,你其实并不懂我

2

 

如果说,人和人之间,是无数个小宇宙互相碰撞的结果。

 

就像赤手捧着一汪水,也不知何时何地,水就从指缝间流走了。

 

曾喜欢过一个男孩, 给自己取个玛丽苏的绰号,床头的墙角写满心意。

 

但那种“凡事全靠猜”的关系,带着忧虑,带着祈盼;带着埋怨,带着强求。

 

明明远在异地,好不容易见上两回面,总是莫名其妙的黑脸、冷战、闹别扭。一次次试探和猜疑中,耗尽耐心和温柔。

 

“昨晚跟他发消息,一直都没回音,总不会跟别人喝酒聊天吧?”

 

“他越来越不主动了,是看我不顺眼吗?还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

 

我心里住着一个小剧场。无数次光怪陆离的小桥段,内心戏里自导自演。

 

因为凡事往最坏的地方想,只会瞎猜,不愿多问。甚至没有勇气去体谅,去自证。

 

一旦陷入对峙关系,就像患了“疑心病”。等着他来参透我的想法,等着他来讨好我的悲喜。

 

原本鸡毛蒜皮的小事,被蒙了灰,挑了刺,积压在心底。

 

要不了多久,他弃甲而逃,我逐他出局。

 

别瞎猜了,你其实并不懂我

3

 

这两年,有很多跟自己拧巴的瞬间,也有很多猜错人、会错意的时候。

 

交往之初,总是先入为主去怀疑,去揣测——却忽略了,误会远比陷阱多得多。

 

去年在杂志社上班,听到邻桌提起主编,“她是个暴脾气的狠角色,心思重,你少惹为妙。”

 

故一直如履薄冰,能少说几句,就绝不多言。

 

后来分到一个小组,在交稿、改稿的过程中,才渐渐熟络起来。

 

发现她其实是个大大咧咧,性情真挚的朋友。却在造谣跟风者的口中变了模样。

 

那些左右逢源,在一群男人中间混到风生水起的“交际花”;

 

看似忠厚老实,背地里不知打着何等的小算盘的“马屁精”;

 

表面上嘴尖牙硬,实则没立场没底线没啥能力的“怕事鬼”…

 

是真是假谁又知。不了解情况就随意评价他人,看到冰山一角就自以为知晓全貌。这样的“观人术”最为可怕。

 

更遑论,很多所谓的人际隔阂,其实是臆想出来的。

 

我所能做的是:忘掉外在的一切标签,只关注眼前这个活生生的他或她。

 

与此又猜又嫌,不如闭口不言。

 

别瞎猜了,你其实并不懂我

4

 

越来越喜欢一个词,叫做“灰度思维”。

 

每个人都要学着,从被情绪占领大脑的小孩,变成随心不逾矩的大人。

 

若是认知能力越高,对世界的理解就越灰度,换言之,就是不黑不白。

 

小时候害怕跟有锋刃的人打交道,生怕来者不善,一不小心被扎伤;

 

长大后才知道相处用脑不用嘴,看的顺眼,处的舒服,便能做朋友。

 

电影《伯德小姐》里有一幕,女主角从小叛逆鲁莽,选择逃离故乡。

 

她和母亲针尖对麦芒,在机场里不欢而散。却不曾看到,母亲狂奔回航站路,哭花了妆。

 

当她独自来到纽约,成为无枝可栖的异乡人。

 

打开行李箱时,翻到一封未完成的家信:“我在42岁时,才有了你…迈入中年,以为一辈子就这样了。怀你时候简直是个奇迹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

人心终究是个循环局。

 

不必打落牙齿和血吞,更不必变本加厉骗自己。敢直面,敢坦率,敢问出口,远比死撑着面子要强得多。

 

“就像满枝的青梅,如果不摘它,便会落在地上,自个腐烂;如果贪图尝鲜,吃完了,恐怕就没了。”

 

别瞎猜了,你其实并不懂我

 

任何一段关系,也是在捕捉自我。

 

只希望,在触碰人性之时,能以温情作答;在洞悉世事之外,知晓每个人的不易,各有各的难题。

 

那些在乎的人和事,多珍重,少瞎猜。

 

你别来无恙,我挂念在心。

小灯泡儿 / 作者 |

木言木言木言 / 图片 |

作者简介:小灯泡儿,少女脸汉子心20+萌妹。
公众号:大樱桃与小灯泡(iamcherry2016)。新书《别用嘴上的佛系,掩饰你内心的焦虑》正在全网热卖中。


水树花灯是个大傻逼,别问江程训为什么这么记仇